bodog

完美错过最强猪周期的温氏股份 何来底气白送温氏家族股票激励?

来源:第一财经

点击:

A+A-

相关行业: 生猪

关键词:

    我要投稿

      因股权激励对象包含多名温氏家族成员,4月20日,温氏股份收到了深交所的关注函。

      4月15日,温氏股份发布《第三期限制性股票激励计划草案》,拟向激励对象授予限制性股票约2.57亿股,占激励计划公告时股本总额的4.037%。其中,首次授予限制性股票约2.37亿股,预留2000万股,股票授予价格为9.26元。

      “首次授予的激励对象包含温氏股份实际控制人温氏家族成员及其配偶、父母、子女”,温氏股份对自家人的“慷慨”之举引起了市场的质疑。根据公告,该公司董事长温志芬、名誉董事长温鹏程、董事温均生和温小琼等9人,合计被授予633万股,对应的最新总市值为1亿元。

      深交所的关注函要求温氏股份说明激励对象中,公司实际控制人温氏家族成员及其配偶、父母、子女的具体任职及主要负责工作,拟获授股数的确定依据及合理性,是否与其职务、贡献相符;是否存在内幕交易行为等。

      “公司管好了,怎么激励都可以,目前公司这样子,股价也跌了好几年,你们自己激励自己和强盗有什么区别?还要点脸不?”有投资者在股吧中对温氏股份的股票激励草案感到不解。

      2020年,温氏股份可谓是“错过了”超级猪周期的红利时光。全年营收净利大幅下滑,ROE更是直接“腰斩”。同时,公司整体债务增长较快、流动性不足,存在一定短期偿债风险。

      温氏的股票激励草案引来质疑

      温氏股份4月20日在投资者互动平台表示,公司第三期限制性股票激励事项,目前仅通过公司董事会通过,尚需公司股东大会审议通过后生效。

      市场对温氏股份的质疑还包括过低的股票授予价格。根据草案,温氏股份首次授予股票的价格为9.26元,对比最新收盘价15.74元折价41%。

      此外,本次温氏股份的股权激励业绩考核条件中,第一个归属期考核目标为2021年度畜禽产品总销售重量比2020年度增长10%,或营业总收入比2020年度增长8%;第二个归属期考核目标为2022年度畜禽产品总销售重量比2020年度增长40%,或营业总收入比2020年度增长15%;完成比例大于等于80%且小于100%的,相应归属期内,激励对象当期公司层面归属总量为计划归属的限制性股票总量的80%。

      深交所要求温氏股份结合公司历史经营数据与未来变动预期、市场环境变化、行业及主营业务发展、在手订单等,详细说明业绩考核指标的确定依据及其科学性、合理性。

      温氏股份还被要求对内幕信息知情人在股权激励计划公告前6个月内买卖温氏股份股票及其衍生品种的情况进行自查,说明交易情况及是否存在内幕交易行为。

      温氏股份何以在猪价大跌中存活?

      “就这业绩还好意思给高层价值几千万、中层几百万、基层上百万的激励?表扬完美错过超级猪周期吗?”有投资者在股吧中提出质疑。

      投资者的质疑并非空穴来风。2020年业绩快报显示,温氏股份的营收净利均大幅下滑超四成,ROE更是直接“腰斩”,由35.69%下降至16.10%。去年是猪周期的最高光年份,各大上市猪企全年业绩同比实现大幅增长,对比之下温氏股份的业绩表现相去甚远。

      财报显示,温氏股份的主要业务包括黄羽肉鸡和商品猪肉的养殖和销售。2020年,鸡肉价格不比猪价,前者价格处于下行区间,后者的全年价格远超过往年份平均水平。

      而温氏股份销售商品猪实现的利润增长几乎被鸡肉、鸭肉业务的亏损“对冲”了。公司表示,业绩下降的主要原因是受活禽市场供给过剩和新冠肺炎疫情等因素的影响,活禽销售价格较上年同期大幅下降。报告期内,公司销售肉鸡10.51亿只(含毛鸡、鲜品和熟食),肉鸭5,692.80万只(含毛鸭、鲜品),毛鸡、毛鸭销售均价分别同比下降21.79%、32.94%,养鸡、养鸭业务利润同比大幅下降,出现较大亏损。

      2021年整体猪价逐步回落是行业共识。由此,更令人担忧的是,在猪价最高位年份都赚不到钱的温氏股份,如何在猪周期下半场中存活。

      养猪网数据显示,2月下旬以来,国内外三元生猪价格已经连降11周,一度跌破22元/公斤。本周以来猪价稍有回暖,目前约23.5元/公斤。“猪价和去年肯定没法比了,去年头部企业该赚的钱都赚到了。对比常规年份的猪价来说,今年猪价还是相对不错的,二季度及下半年可能会出现小幅反弹的现象,反弹幅度有限。”一位农业分析师对第一财经记者说。

      猪价大跌已对头部猪企的利润产生明显影响。从已经披露2021年一季度业绩预告来看,除了龙头股牧原股份以外,其余养猪企业的一季度净利润出现同比大幅下滑。

      “猪价下跌期间,养猪企业是靠‘以量补价’维持利润规模。这个前提是猪企有足够的能繁母猪、仔猪存栏,没有大幅增长的出栏,不可能实现单位成本摊薄。自繁自养的业务模式肯定是优势,种猪、仔猪相对更可控。去年依靠外购仔猪再育肥出栏,且又没有仔猪繁养能力的猪企,今年的业绩规模堪忧了。”上述分析师说。

      需要看到的是,除了温氏股份以外,其他猪企都实现了生猪出栏量同比、环比的正增长,且大部份猪企的同比出栏增幅均超过150%。

      而温氏股份的生猪出栏量远低于预期。根据3月份销售简报显示,该公司3月份出栏59.45万头,同比降幅为30%,公司对此的解释是前期投苗减少所致。

      高速扩张已经是近年来A股头部猪企发展的常态。温氏股份2019年以来在扩大生猪养殖方面的(增资、参控股)投入已近40亿元,但营收净利端的尴尬表现令公司的财务压力骤增。

      截至2020年三季度末,温氏股份流动负债有172.02亿元,较2019年末增长24%,主要为其他应付款,一年内到期的短期债务有52.1亿元。

      近日,惠誉将温氏股份的长期外币发行人违约评级(IDR)展望从“稳定”调整为“负面”,并确认该评级为“BBB+”。

      截至最新收盘日,温氏股份股价报15.74元,较2019年3月股价高点累计下跌65%,跌破年线。

      文章来源:第一财经

    (审核编辑: 钱涛)

    我来说两句(0人参与评论)
      加载更多
      hg0088现金 hg0088现金 dafa888  dafa888  hg0088现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