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dog

破产重组后 千亿中国猪肉帝国究竟能否迎来重生?

来源:澎湃新闻·澎湃号·湃客

点击:

A+A-

相关行业: 屠宰加工

关键词:

    我要投稿

      位于雨润大街10号的雨润集团总部,曾经是很多打工一族的神往之所,在鼎盛时期,这里是中国食品加工行业两大巨头企业之一的决策中心。不过现在,这个地方应该已经是很多投资者的伤心之地。

      来自港交所的财报数据充分呈现了投资者的这种失落。截止2020年6月,曾经一度有“南雨润、北双汇”之称,并与双汇集团并列食品行业巨头的雨润集团,旗下的港交所上市公司“雨润食品”总资产为92.71亿港元,总负债111.32亿港元,净资产-18.61亿港币,资产负债率为120.7%,已经处于资不抵债状态。在相当长时间内,已经成为港交所众多仙股公司的一员。

      而实际上,从2019年起雨润集团已经一直处于“卖楼还债”的状态之中。稍早前,雨润集团跃入公众视野的消息,是整个公司的破产重组案。在雨润系7家重整企业申报的债权中,仅江苏雨润肉类产业集团一家就高达713亿,确认债权为294亿。

      不过,在2021年春节前后,雨润食品似乎呈现出一线生机。

      2月8日“雨润食品”还以每股0.74港元收盘,但在春节假期之后在2月22日就已涨至每股1.33港元,并此后2月半个月之内就上涨了106%,创下了近两年的新高。

      在3月份发布的雨润食品年报,似乎在有意无意中印证投资者的看法。3月16日,雨润食品(01068.HK)在香港交易所发布了盈利预告,预期2020年度亏损将不超过21亿港元。与2019年的约39亿港元相较,亏损有所收窄。

      由祝义财创建和领导的中国南方这一猪肉帝国,似乎在呈现一线生机?

      南京古称金陵,尤其是雨润所在的建邺区,街道遍植法国梧桐,无形之间常透沧桑之气。那些身形粗壮的大树,见证过百年风雨和王朝更替,自然不会对一家企业的兴衰大惊小坚,它们是这片土地上沉默的见证者。

      然而作为观察者,财经无忌对同处一城的这家中国民企之风云变幻,尤其是起伏跌宕的命运,仍然是感同身受,冷暖共知。

      我们关心的是,曾经在巅峰时成为南京和江苏首富的祝义财,能否逆境反转,沉疴顿愈?雨润又将如何迎接下一个28年?

      并购起家,用猪肉打下千亿江山

      雨润的创始人祝义财曾经是著名的92派企业家。

      祝义财创业的九十年代,在改革开放历史上风起云涌的大时代,从市场的角度看,当时进入肉类加工行业,赶上的是国内消费者提升饮食结构,加大猪肉消费的黄金时代。大学毕业之后不长时间,祝义财在老家安徽放弃公务员的身份,下海挖出第一桶金,初创合肥华润,也就是雨润的前身。

      他进入的是低温肉制品加工行业。

      在初步形成公司创业团队后,祝义财有一次带领团队国外考察,发现肉类冷温产品在发达国家是一项普及消费产品。因此他把创业目标瞄准了这个没有竞争的蓝海市场。

      这显然是有未来的,因为在那个一把刀加一盆热水就可以杀猪的年代,低温肉类制品是五星级酒店才有的高端人群消费产品。至于冷鲜肉,国内几乎没有这个概念。因此祝义财大胆起步,进口了全套国外加工设备,并严格执行相应的产品加工、运输和售卖标准,提出“食品加工是良心产业”的企业口号。

      由此,初创时期的雨润产品很快得到了市场的回应,由于产品性价比高,食品安全控制水平也高于市场,所以消费者非常乐于选择。

      这一决定性的选择,成就了雨润如今在肉类行业的领先地位,也改变了一个行业的格局和亿万国人的肉食消费习惯。从此以后,在中国市场,“低温肉制品”、“冷鲜肉”在消费者心中已然和“雨润”画上了等号。

      雨润的很多高管对那段辉煌历史有着清晰记忆。在一次新闻发布会上雨润的副总赵宁回顾说:“不夸张的说,一部雨润成长史,就是中国低温肉制品和冷鲜肉品牌从无到有、从强到弱的发展史。”

      由此,祝义财领导下的雨润于1993年1月正式迁至南京,南京雨润食品公司正式成立。

      在拓展市场,使得消费需求骤升之后,迁入南京的雨润饱受产能不足的困扰。而此时,正逢国企改革的第一个攻坚期,大批中小国企陷入困境,在南京地方政府的支持下,祝义财领导下的雨润完成了对南京罐头厂的兼并。这家在国企改革浪潮中连年亏损的国企,其名下拥有规模不小的土地、厂房、技术、人工资源,成就了雨润发展历程的关键一步。

      就企业的规模而言,这是一个经典的“蛇吞象”一步。当时雨润的总资产不过千万,而并购罐头厂,意味着要吃下一笔不小的负债和千名退休职工的养老负担。但祝义财判断,国内低温肉制品市场潜力无限,足以支撑兼并南京罐头厂之后的雨润进一步发展。

      市场的结果印证了祝义财的看法,最终,承担了并购南京罐头厂所有负债、并在政府的扶持下从银行获得280万贷款引进国外自动化肉类加工生产设备的雨润,仅仅用了两年的时间,年产值就破了一亿元,实现了跨越式发展。

      不仅如此,祝义财从这一并购案例中,更进一步地发展了另外一个方向。那就是当时红极一时的资本运作。在随后的数年时间内,祝义财领导雨润完成一系列“蛇吞象”的收购行动,实现了雨润的快速扩张。

      在1997年,雨润先后兼并亏损国有企业达50多家。到了2001年,雨润食品实现34亿元总营收,祝义财也由此成为了当年江苏省的首富;2003年雨润总营收突破62亿元,成为国内最大的低温肉制品企业;2005年,雨润成功登陆港交所,正式成为上市企业。

      这是雨润福祸相依的一步。

      成也萧何,败也萧何

      2001年到2012年,是雨润食品发展史上的高光时期。一路政策、资本绿灯的雨润沉淀了大量资金和国企改革低价收购来的土地,于是从这时开始,祝义财彻底不管食品板块,毫不犹豫地杀入房地产行业,多元化发展的背后无疑是需要大量资金作支撑的。

      2007年,随着国内猪肉供需失衡这一“黑天鹅”的飞入,饲料的价格随之暴涨,这直接导致了肉制品原料成本的上升。

      雨润这时候选择了在很多偏远落后的地区投资建设养殖基地,但等到厂房建好之后,里面却连一只猪的影子都没有见到。大量的廉价土地和政府补贴全被企业收入囊中,然后通过上市公司发行新股来从中获益。

      巨额投入带来的巨额营收,只会让人对资金更加渴望。

      紧接着,祝义财又开始布局“333”发展战略:60多个项目,涉及30多个省会城市,祝义财甚至想在3000多个县都设置养猪基地,而每个想法背后都是一场烧钱大战。这些项目少则10亿,多则100亿,于是祝义财一边用着政府的补贴维持资金链,一边为了房地产项目上的未来四处筹款。一时间雨润的资金周转十分困难。

      很小的成本就能在小县城开厂,并且投资的前几年是不用交税的。于是祝义财先是夸大投资计划,然后虚报生猪数量,再向政府申请高额补贴,作为企业多元化发展的运作资金。

      到2010年,雨润已经“四驾齐驱”——拥有冷鲜、冷冻猪肉、常温和低温肉制品生产线,并且正式进入一个横跨地产、物流、旅游、建筑的综合性集团。

      2012年,雨润更是以1100亿的的销量,成为千亿民营企业俱乐部的一员。

      而此时,雨润主业已经彻底沦为祝义财征战多元化的“提款机”。

      盛极必衰,亘古不变的道理。

      多元化发展使得雨润营收破千亿,但盘子铺得太大,用钱的地方就会越来越多。当年雨润真正赚钱的业务是传统的食品加工,其他业务都得依靠雨润食品来“输血”的。持续输血,而造血又弱,才将雨润逼向了末路。

      最终,质变在2011年爆发。这一年雨润曝出的多起食品安全问题。第二年,祝义财以“投放更多时间于社会事业及其个人其他投资及责任”为由,辞去执行董事之位,股价也受此影响,从巅峰的33元暴跌至7元。也是从2012年之后,雨润食品营收逐步下滑,利润连年亏损;多元化产业多个业务被曝出停工,裹足不前。

      屋漏偏逢连夜雨。2015年3月,祝义财因在房地产资本运作中的违规操作被监视居住。雨润系两家上市公司先后停牌,祝义财锒铛入狱,企业再次受到沉重打击。很多银行纷纷收紧了对雨润的贷款,一度资金十分紧张的雨润,直接因此而倒下。

      曾经的千亿江山,风雨中一片飘零。

      2019年1月,消失1400多天的祝义财,甫获自由。在多位雨润老臣辞职后,为了重整旗鼓,让雨润东山再起,他只能选择将自己的子女推向权利的中心。

      二代上位后,紧接着迎来行业老将游牧的加入,这也让投资者看到了一丝希望。

      然而现在并不是雨润考虑翻身的最佳时期,首先解决资金链断裂的问题,再复盘思考如何顺应时代消费升级的红利,从现有的品牌效益和销售渠道重新出发,好好锤炼产品质量,才是雨润当下的重中之重。

      2020年10月,南京中院宣布受理7家雨润系公司的破产重整申请;2021年伊始,雨润系破产重组案有了进展,7家雨润非上市的核心企业进入破产重整流程。第一次债权人会议在网上召开后,申报债权超700亿。

      今年2月,雨润宣布旗下南京雨润和安徽福润也将加入此次重组。

      没有企业的时代,只有时代的企业

      破产重组只是雨润走出困境的第一步,想要再现辉煌,未来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

      一方面,此时雨润食品尚未偿还的银行及其他贷款仍高达65.82亿港元。

      除此之外,若干地方政府要求雨润食品赔偿1.4亿港元,还有若干承建商要求其赔偿3285万元建筑费及逾期罚款。直到现在,尚有约1.85亿港元的诉讼仍在进行中。

      为了偿还债务,2019年,雨润食品一共抵押了23亿元的物业、设备等资产。

      另一方面,从2019年肉制品市场占有率上看,双汇发展市场占有率仍然牢牢占据第一的宝座,达到18.1%;其次,金锣占比6.2%;雨润的市场占有率仅为1.3%。

      相较于如今的双汇和金锣,雨润已毫无招架之力,虽然本身仍有竞争力且占据着一定数目的市场份额,但因之前房地产业务积累的巨额亏空不断拖累整体业绩,拆东墙补西墙是无法真正让雨润沉疴顿愈的。

      因此破产重组后,雨润开始强调回归食品主业,积极推进生鲜连锁和新零售转型升级战略。

      2020年8月,雨润食品在常州、苏州和上海布局的4家线下门店重装开业,是带有新零售性质的“雨润生鲜综合店”、“雨润特选店”和“雨润精选店”。此前雨润也在南京、无锡、上海开了一批批零中心和生鲜零售门店,这是在从过去的批发性质向生鲜连锁新零售转型。

      但从目前看来,无论是食品加工行业还是生鲜零售领域,雨润都面临着竞争白热化的市场。

      对于后者来说,雨润似乎都很难在盒马、永辉等巨头面前获得优势。同时,其涉及的冷鲜肉以及肉制品的加工业务,不论是在批发渠道还是零售渠道,都需要大量市场推广人员和充足的现金流支撑。

      因此重组之后的当务之急应该是把一些不良资产剥离,同时引入新的战略,由投资者解决雨润现有的资金链紧绷的问题。

      资本就像是握在手里的细沙,越攥紧,越失去。过往所有成功的企业都是专注在一个领域里精耕细作,从一个产品,再到一个项目,集中火力,努力做到行业里最好。

      当祝义财走上房地产吸金快道的那一刻起,就注定了他失去继续称霸肉业的机会。

      复盘整个雨润的28年的红与黑,让人不禁唏嘘。市值从巅峰时期的680亿港元,下滑至现在的19.14亿港元,缩水98%;2020年上半年,净亏损4.08亿港元,虽有小幅度回暖,但仍难以摆脱亏损负债的命运。2015年至2019年年间,共计亏损近160亿港元。

      如果雨润当年没有走多元化道路,如果祝义财没有骗补和暗箱操作,或许如今的雨润会是另外一幅光景。

      雨润的境遇,跟葛优电影里的一句台词很像——

      “1997年过去了,我很怀念它。”

      90年代过去了,我们对雨润,只剩怀念。

      文章来源:澎湃新闻·澎湃号·湃客


    (审核编辑: 钱涛)

    我来说两句(0人参与评论)
      加载更多
      hg0088现金 hg0088现金 dafa888  dafa888  hg0088现金